盉烟

情绪渗透了大脑,理智全无时,人才显得真实。

绝赎(诅咒篇)【初稿】

03
【那是从来不觉得,校园有多么美好】
每到了晚饭过后,就会有人在操场,或者馨园,或者校园广场上闲逛、嬉闹,也有人在教学楼里复习、预习……反正这长长的四十分钟可以尽情挥霍,老师们也不会多加限制。
这时候,便是到了馨园最美的时候了。馨园是位于女生宿舍和小学教学楼之间的一个大花园。西临操场,东临综合楼。
你知道的,往往这时候我们说的“美”不是四季常开的月季、不是低矮的石榴树,更不是满地的三叶草和南天星……它们的存在的确是花园最惹眼的色彩,但再好看,没人懂它们,终究还是冷冰冰的装饰物。
花丛间穿越的身影便是它们的聆听着。他们的脚步不会局限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,也许是因为他们不会像皮孩子一样鲁莽地折下月季树的花枝,也不会用脚欺负、侮辱那匍匐在地的三叶梅……
我相信他们都是惜花之人,因为他们总是会捡起刚飘落的新花瓣。他们的心中也有花香。
诺,就像她一样。
所以我喜欢花凋零时的美,从高高的枝头到染上泥土;如果下过雨就更好了,她将那仍在枝头上高傲着的花瓣装点上晶莹的泪珠,将泥土上刚低到尘埃里的瓣儿裹上浅色的泥水。
只是它们是否有幸遇到属于自己的惜花人呢?
如果花瓣恰好被三叶草接住了,那是它们的幸运,也是它们的不幸。
这场大雨过后,地上的花瓣好像更多了,只是,为什么今天没有人来呢?
馨园里里外外也有几些个小石板凳,只是这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都是她的影子,让人不得不想起那一次的初遇。
总有人说,溺水的人会不惜一切地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真的啊,在这个安详的校园里,在那片阴影的角落里,哭泣的心被雨水淹没,破碎的水面上第一次出现了这样浅红色的曼珠沙华。
那是第一次执念在血液里种下的诅咒之花的绽放。
让我死吧。我这样想。
不行啊......
有声音从心底漫延,转眼间水面的红影被雨水击碎。
然后我在模糊的倒影里看到了天使的眼……
回忆渐渐与现实重合。雨声早已过去,地面的水坑上倒影平静依旧。
只是不知为何与那天破碎的镜像比起来竟有些虚幻。
错觉吧……
我这样对自己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背景:这所新学校所建立的地区也是刚开发不久。校门口宽大的公路上的车辆经常是零零散散,简直和堵车挨不到边儿,因此这座偌大的校园也是拥有着少有的安详——至少晚上睡觉时不会因车喇叭失眠。
因为偏僻,所以路边大片大片的田地不会被商场占用。冬天小麦夏天玉米的景色也不会被操场外围的栏杆遮挡。可以轻易地看见麦田的另一方——那所一级高中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