盉烟

我还是一位读者呦~

绝赎(诅咒篇)【二稿】

02

新一周转眼而至,偌大的校园里,到处都是拎包提箱的身影。
在馨园散步的路上,我看见她开心地笑着。她说,谢谢你的惊喜。
尽管,她不记得“惊喜”到底是什么。
坑坑洼洼的鹅卵石铺成的路面上,映照着天上朵朵白云。它们是那么纯洁,仿佛......仿佛……仿佛没有什么能形容它们了。
虚无的未知,权当做存在的谎言得了,有什么重要吗?
迎面走来的那个人,我认得他。
他也是在梦里死去的那个男生。
擦肩而过,仿佛一切都只是幻影。
在水洼的倒影里,我看到了她脸上面色不变。
并未在意那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是梦。

雨声永远动人。
窗台边飘来的水雾,流淌到惨白的房间里,流淌着腥气。
曼珠沙华在灵魂中绽开,舞动着魔鬼的疯狂。正如她的名字——诅咒之花。
“像这样的人,怎么能在世上活得那么好呢?”
带着哭腔的声音便是最致命的地狱之歌,睁大眼睛的生灵呐,只怕到现在,你也还不知道自己触犯了怎样的酷刑吧?
猩红的红色彼岸点缀了我的体表,多好看啊,就像她哭泣时的哀怨。
尽情地诅咒着,为来自地狱的使者献上荼蘼。
你会开心的吧,所有让你伤心的人、事、物,都要成为祭奠品。
水雾从窗子的缝隙里宣泄而出,滋养着红色的怨念。
红色的悲伤攀上了镜子的边缘,在镜面上,在她的脸上,妖冶地绽放。
像一场精心布置的哥特风格的婚礼。
这是我给你的惊喜,你喜欢吗?
让绝望和恐惧,都泯灭在梦境里。
请记住,我都是为了你。

你是我最好的......啊。
任由那殷血凝成彼岸,爬上白石棉瓦的墙壁上,绘制出一张张扭曲的图案。在雨雾的滋养下,娇艳而迷人。
就如现在的挣扎于绝望。
它将虚幻的人化作妖艳的曼珠沙华,红眼枯骨,转眼成真。随之而来的自然是叶的凋零。
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应该有永恒的伤不是吗?只要放下那沉重的执念。
窗外,雨仍在下,冲刷着虚无的噩梦。
心脏处传来破碎的声音,那妖艳的红花儿,终究化作一场南柯。
终究,只是南柯……啊。
……
我知道我成功了,又一次将悲伤真的永远地留在了她心底的梦境里。
留在了那场被大雨冲刷的梦境里。
诅咒——成功的诅咒绝不是死亡,因为它还会永远活在一些人的心里。

如果把那些阴暗比作人的话——
小学书本上有一位名为臧克家的诗人写过这样一首诗:
“有的人活着, 他已经死了
有的人死了 , 他还活着……”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评论